《水浒》有毒?“干净”不应该成为衡量作品好坏的唯一标准

近日,有网民对《水浒》编入教材表示质疑,并称《水浒》是其见过最毒的小说,建议将《水浒》从教材中删除。

随后,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近日回复称,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长篇小说,《水浒》文学价值巨大,是批判性阅读的好载体,其中蕴含着丰富的教育价值。

这一来一回,引发大范围讨论。

和此前的教材争议不同,这一次,绝大部分吃瓜群众,站在了《水浒》这一边。

《水浒》有毒?“干净”不应该成为衡量作品好坏的唯一标准电视剧《水浒传》剧照 图/视频截图

“最毒”的《水浒》,您到底读过么?

去年12月,有网友在浙江省政府网站“浙江省民呼我为统一平台”留言建议:“近来在电视剧栏目看水浒,感到震惊,虽然电视剧已对原本做了很多修改,删除了完全不合逻辑的情节,但由于电视剧与水浒原书千丝万缕的联系,还是会导致很多人去看原书,客观上导致水浒这本毒小说毒害更多人。看百度贴吧里,对此书的抨击之多就是明证。”

《水浒》有毒?“干净”不应该成为衡量作品好坏的唯一标准网友建议留言 图/浙江省政府网站

随后,该网友表示,“回想起我中小学时是通过学中学课文才去看水浒原书的。所以我对中小学选此书内容做课文深感不安,中小学不能给毒小说做推广宣传。此书恶毒污蔑丑化女性(其恶毒程度到了令人发指地步),情节极其不合逻辑(108人的大多数完全没有上梁山的逻辑,就是作者大笔硬勾进去的),无原则歌颂滥杀无辜(作者有越坏越好的反道德观),毁灭人类三观的程度刷新了人类下限;作者心理极其阴暗变态(咋恶心咋写),给武松、李逵、宋江这些人渣安排善终,给予它们无限的同情,歌颂它们滥杀无辜的恶行,是我见过的最毒小说。”

最后,该网友认为,“《武松打虎》等两三篇课文确实好,但原书中武松、晁盖之流却是彻头彻尾的人渣。文笔好的小说多的是,不需要从毒小说中找课文素材。更要禁止任何学校向学生推荐水浒做课外读物。”

洋洋洒洒这一段文字,由于槽点过多,甚至不知道从哪开始吐起,尤其是那句“看百度贴吧里,对此书的抨击之多就是明证”。

就单说这一点,“作者给武松、李逵、宋江这些人渣安排善终”。

随着文学不断发展进步,文字的含义不断发生变化,如今很多词语含义和使用发生了变化,“善终”是不是有了新的含义?

从施耐庵的《水浒》来看,书中角色是否善终,确实是几十上百年来读者津津乐道的元素之一。

以通常认知来说,善终至少不能是横死,高低得是个无疾而终吧。

征方腊后,武松拒绝招安,在六和寺出家,以终天年。如果说武松算得“善终”的话,那宋江和李逵,哥俩一人一杯毒酒,算得哪门子“善终”?

《水浒》有毒?“干净”不应该成为衡量作品好坏的唯一标准

是否在前述网友看来,宋江李逵如果不是凌迟车裂、挫骨扬灰的死法,都叫做“善终”?

事实上,读《水浒》到最后,绝大部分读者都能感受到草寇们“鸟尽弓藏、兔死狗烹”般的悲哀。

如果说没看到《水浒》最后,《水浒》第一章总看过的吧?

《水浒》的第一回就叫《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》。

开篇,施耐庵就写道,洪太尉在江西龙虎山上清宫开启了“伏魔之殿”,放走洞玄祖师镇压在地穴中的百多名“魔王”。

这显然是来暗示一百单八将的魔王身份,最初施耐庵就将天罡地煞认定为“魔王”了,这已经相当有原则了。

作为文学作品,读《水浒》就不得不提到北宋那个荒诞的时代背景,奸臣当道,民不聊生。阅读《水浒》对于中国古代政治和人文精神会有个很好的认知。

作者施耐庵用自己的笔狠狠地讽刺了一把那个时代,通过一部人物群像,揭示了一批人物面对的时代困境,这显然不是简单的正义与非正义的斗争。

如果该网友认为宋江等梁山草寇的故事不合理,那么高俅、童贯的存在就合理么?

1998年,央视《水浒传》拍摄完成播出,其中特意加了一段原创剧情。当武松血溅鸳鸯楼后,在张青夫妇处养伤,感叹命运多舛,“哥哥教我,正正经经做事,本本分分做人”。孙二娘喟叹一声,道:“不是兄弟不好,是这世道不干净,容不得你这样做人。”

生怕观众看不懂,跑偏了,可谓用心良苦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不知道提建议的这位网友,到底有没有认真读过《水浒》原著?电视剧怕是也没看明白。

教材,就只是让学生读故事?

对于该网友所提将之从教材中删除的建议,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的回复有理有据。

“教材编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,关乎国家下一代接班人的培养,关乎国家的前途与命运,作为教材的编写者绝对不会草率为之,肯定是经过好几番讨论研究才能确定,而且教材的审定也是要一关一关慎重审查的。”

首先表明立场,我们不是胡来,我们找了好多明白人研究过。

随后,对于《水浒》内容能被选入教材,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认为主要有以下三点考虑:

第一,《水浒》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长篇小说,开创了白话章回体小说的先河,文学价值巨大。中学生通过阅读,可以从文本的语言、人物塑造和情节设计等方面赏析作品,提升语言技能和鉴赏水平;

第二,《水浒》是批判性阅读的好载体。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当代青少年误入暴力犯罪深渊,与《水浒》有直接的因果关联。堵不如疏,疏不如引,惟有理性地引导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;

第三,《水浒》蕴含着丰富的教育价值,这其实是前面两点的延伸。教学中,教师会引导学生读故事、读人物、读社会、读人性,对“庙堂失序与江湖理想”等专题探究,学生带着这些思辨性的专题,在教师的引导下去开展深度阅读,不仅能够进入文本深处,也能培养他们的个性阅读、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“阅读可以丰富思想、增长才干,促进人的思想观念的现代化,但如果阅读仅仅读了文字却无思考,那么阅读就没有任何意义。学生通过批判性阅读的过程,能够有效筛选信息,‘站出来’去分析思索深层意义,阅读才发挥了其真正的意义。”

不得不说,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的回复超级高水平,一看就是读过书的。

文学作品节选进入教材,显然并不是让中小学生单纯阅读故事,而是培养更多的语言感觉和文字能力。

文学批评家金圣叹曾经评点《水浒》时提到,“《水浒》字有字法、句有句法、章有章法、部有部法”。

在金圣叹看来,《水浒》整体结构精严;每个段落自成章法,同时又自然成为整体结构的组成部分;叙事过程中每个细节之间存在呼应关系,而在整齐中又包含着无穷变化。

金圣叹说,《水浒》运用了多种叙事手法。

《水浒》有毒?“干净”不应该成为衡量作品好坏的唯一标准电视剧《水浒传》剧照 图/视频截图

举例来说,前50回采用了多个不同的人物传记,在金圣叹看来,施耐庵采用了“鸾胶续弦”的手法。从“鲁智深玩禅杖遇到林冲”到“林冲纳投名状遇到杨志”“杨志押运生辰纲被晁盖截胡”就是这样的手法;

在“林教头风雪山神庙”一节中,对“风雪”“火”的使用,抓住其为道具贯穿始终,以达到针细线密的效果。同理景阳冈武松的“哨棒”也是如此,这被称为“草蛇灰线法”;

在“吴用说三阮”“杨志北京斗武”“王婆说风情”“武松打虎”等章节中,围绕核心情节极力摇曳,大肆铺垫渲染,务必尽情尽致,就称为“大落墨法”;

此外,还有 “横云断山法”“绵针泥刺法”“弄引法 “獭尾法”等15种叙事方法。

作为我国第一部白话章回体小说,了解《水浒》中采用的诸多文法,显然是有利于学生加强阅读理解能力和文学鉴赏水平的。

人教版部编本《义务教育教科书语文》的总主编温儒敏曾表示,部编版语文课文的选篇强调4个标准:一是经典性,二是文质兼美,三是适宜教学,四是适当兼顾时代性。从这个标准来看,《水浒》均满足要求。

2018年3月,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《语文阅读推荐丛书》系列,其中便有《水浒》。在其出版说明中,人民文学出版社特意提到,温儒敏给予了该套丛书“去课程化”和帮助学生建立“阅读契约”的指定性意见。

“本丛书严格保证作品内容的完整性和结构的连续性,既不随意删改作品内容,也不破坏作品结构,随文安插干扰阅读的多余元素。”

足见《水浒》对于中小学语文教育、全民阅读的重要性。

到底是谁有毒

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在回复中还说了一句很漂亮的话:

重要的不在于你“读了什么书”,而在于你“怎样把每本书读好”。

当代作家、教育家叶圣陶认为,读书有三种态度:一种是绝对信从的态度,凡是书上说的话就是天经地义;第二种是批判的态度,用现实生活来检验,凡是对现实生活有益处的,就取之,否则就不取;第三种则是一种随随便便的态度,指望从书上学到些什么,用来装饰自己,以便和朋友之间对话时可以应付自如,不让大家讥笑自己,认为一窍不通。

在叶圣陶看来,人们应当抱而且必须抱的是第二种态度。

“要知道处理现实生活是目的,读书只是达到这个目的的许多手段之一。不要盲从‘开卷有益’的成语,也不要相信‘为读书而读书’的迂谈。要使书为你自己所用,不要让你自己去做书的奴隶。”叶圣陶说。

随意用片面刻板的价值观或者道德观来衡量一部艺术作品,随随便便将一部文学作品冠以“毒”的称号,并建议封杀,绝非理性。

为什么有人从《水浒》中看到了民不聊生,路有饿殍?

为什么有人从《水浒》中看到了侠肝义胆?

为什么有人从《水浒》中看到了忠义不能两全?

您就只看到了滥杀无辜和道德沦丧?

就只看到了鲁智深拔路边的柳树和武松杀害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老虎?

同理还有,为什么大家都从朱自清的《背影》中看到了父爱的伟大,偏偏有人揪着横穿月台的父亲,指责其严重扰乱公共安全?

文学具有两面性,看到什么取决于读者的内心。

不仅如此,将孩子置于一个完全绝缘的“无菌环境”中成长,这本身也是空谈和不可能的。

人从小到大,正是在一个复杂多变的环境中成长,才能逐渐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,不断地接受外界的刺激,汲取不同的知识,通过自己的接受能力进行分析处理,并最终习得技能,与环境共生,这是发展的必然规律。

所谓的“干净”,显然不应该成为衡量作品好不好的唯一标准。这个世界有美好的一面,也有不那么美好的一面,这才是现实、才是生活。

不知道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的回复能否说服那位网友。

本文由:Qzai 发布于外推客,转载请联系作者,并且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aituike.com/344.html

(0)
上一篇 2023年 2月 14日 上午9:55
下一篇 2023年 2月 14日 上午9:58